·欢迎 [54.225.38.2] 访问广东省公共安全技术防范协会__安防世界网,现在是2018年08月22日
广东省公共安全技术防范协会logo 安防世界网
广东省公共安全技术防范协会主办
测试刊物
浏览最新一期杂志

我要投稿>>>
热门关键字:行业标准目录 企业资质 联盟排行榜 工程检测优惠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安防刊物 > 广东江门农民进京上访后被拘10天 被逼写保证
广东江门农民进京上访后被拘10天 被逼写保证
发布日期:2009-05-18  来源: 华媒网  编辑:

何瑞超站在两栋未拆的建筑物前,一脸无奈

江门市看守所释放证明书

村民讲述进京上访原因:政府查处土地违法太拖拉

荷塘镇为民村沙二小组组长何瑞超等人讲述进京上访原因--

“拆除通知下达两年了,这两栋楼还在。

查处土地违法就这么难?”5月5日,站在两栋建筑旁,荷塘镇为民村委会沙二小组组长何瑞超一脸愁容。

这两栋建筑位于沙二小组一块名为“围外沙地”的土地上,与两栋建筑相邻的是一处废弃的水泥堆,这是去年卫星执法检查时被政府拆除的违法建筑。事情的经过要从两年前沙二小组的土地分红说起。

分红增加牵出违法卖地2007年3月13日,沙二小组一年一度的土地分红方案刚一贴出,就引起巨大震动。

“2000元,怎么这么多?”村民何瑞超、何锦堂等一脸狐疑。一直以来,每人每年的土地分红才200多元。

得知消息后,何瑞超、何锦堂等立即就此事询问了当时的沙二小组组长和为民村委会主任。沙二组长并没有给何瑞超任何答复。而在为民村委会,何瑞超等人得知村小组已将名为“鹤咀”的20亩土地,以每亩6.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为民村委会的事实。

怒不可遏的村民从村委会回来后,直奔沙二小组组长家中。在村民的逼问下,沙二小组组长交出了所有的土地租赁合同。

“‘黄稔公’的租赁期限怎么是50年?”“围外沙地怎么能建房?”看到合同后,村民的问题一个接一个。

据了解,沙二小组在2003年2月20日与为民村委会签订的土地租用合同显示,“黄稔公”(地名)37亩土地租赁期限为50年,而村民反映之前开会时村小组承诺的期限为30年。另外,沙二村小组在2004年10月29日与曹志升签订的关于“围外沙地”的土地租赁合同显示,9.8亩土地租给曹志升用作工业开发,而村民认为“这块地属于河堤保护区,不能建房”。

从当天下午起,何瑞超等就从荷塘镇政府开始了漫长的信访讨地之路。

和沙二小组一样,篁湾村委会下直村民小组也是在土地分红时才知道,时任村组长私下将土名为“花地”的41亩鱼塘,以每亩12万的价格出让给刘伟明、张振庆70年,用于兴建商业住宅。与沙二小组不同的是,下直村2005年4月就开始了信访。

执法不力导致村民不满随着信访的深入,沙二小组的土地违法事实逐一露出水面。

村小组出租给村委会名为“黄稔公”的土地,已由村委会转让给他人,其中10亩土地已被李德超申办了国有土地使用证。而曹志升在“围外沙地”建设的三栋房屋均为违章建筑。

“李德超怎么办得到国有土地使用证?”自2008年3月上任以来,村小组长何瑞超一直带头上访,“更让人气愤的是政府对这些违法事实视而不见”。

对于曹志升在“围外沙地”上的建筑,据2007年12月7日江门市规划局给何瑞超的《信访答复》称,江门市规划局曾先后两次发出《关于拆除违法建筑物的通知》。然而,5月5日,南方农村报记者发现三幢建筑只拆除了一幢,其他两幢还矗立在原地。4月29日,荷塘镇纪委李书记给南方农村报记者的答复是“历史遗留问题难以解决”。何瑞超还透露,曹志升不仅没有按镇政府要求对土地“作出合理差价补偿”,也没有按时交付2008年度的租金,而李德超10亩国有土地使用证的事情至今无人回应。

“他们还好,我们进京上访之前,连个区府、市府的回复都没有拿到。”对于有关部门的执法拖拉,蓬江区荷塘镇篁湾村下直村小组组长李长盛感同身受。

2005年4月,李长盛等人便开始信访,试图讨回被村小组非法出租的41亩鱼塘。2007年8月29日,李长盛、李卓超、李柏新三人因村小组“恢复土地原状和赔偿损失”的要求没有达成,上访到国家信访局。此前,三人先后三次到广东省国土资源厅,多次到江门市国土资源局上访。

讨回赔偿遥遥无期据江门市国土资源局2008年4月23日给李长盛的《信访回复》称,江门市国土资源局2005年到2006年间曾先后三次发出停工通知。

“通知?没收到。”李长盛称,2007年进京信访后,才收到回复,更让李长盛不满的是,“赔偿损失的要求被忽视了”。

2008年4月23日,广东省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复核办公室,就下直村民小组的信访事项做出了终结意见。5月12日,江门市国土资源局下发了第一份整改通知,之前的2007年10月11日,江门市国土资源局曾要求荷塘镇政府在10月底前协助做好该地复耕工作。让李长盛不满的是,这份整改通知却是发给村小组的,并要求“在限定时间内拆除地上建筑物”。“还没搞清对象!”李长盛一脸气愤。

2008年6月16日,江门市国土资源局正式向刘伟明、张振庆下达了整改通知。7月底,经过10多天的施工后,“花地”9.2亩被填的鱼塘恢复了原貌。

“鱼塘是复原了,可是赔偿还是没有落实。”4年多的讨地之路已让李长盛疲惫不堪,“不知何时才能拿到赔偿”。

上访者再次去广州反映土地问题时,在当地被截访。

对于上访者被拦截的情况,镇纪委李书记辩解称“区政府要求派车带村民上访”。对于李书记的说法,蓬江区委常委刘曙光给予证实:“我们带他们去,他们既可以省钱,还不会闹访。”

不久前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署名评论指出,一些群众在当地逐级反映问题,常因官员敷衍了事,或者因为错综复杂的关系网而不了了之。

为了讨说法,不得不越级上访。可是,群众的越级上访,常常被基层官员视为“影响稳定”。有的地方用“越级上访就是违法”的标语来震慑上访者,有的地方变“接访”为“截访”,中央的“好经”被念歪,致使群众积怨越来越深。

当前我国正处在矛盾多发期。事实上,上访群众所反映的问题,大都是因权益受损而导致的利益冲突,并非无法化解。江门蓬江区农民因土地问题上访,即有一定代表性。

群众利益无小事。“表层的小矛盾、小纠纷长期得不到处理和化解,深层次的干群矛盾就会积累和发酵,一旦有导火索,就有可能迅速演变,其反弹的规模和行为的激烈程度都可能超乎想象。”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在总结“瓮安事件”的教训时如是说。各地基层政府组织当念兹在兹。

10天拘留、日夜遭监视、上访遭拦截,这是陈启林自去年9月22日从国家信访局大院门口走出以后的遭遇。

作为江门蓬江区荷塘镇篁湾村高边村民小组600多位村民的代表之一,陈启林认为自己的遭遇表明高边村历时4年的信访讨地之路已经被掐断。

受启发进京上访2008年7月底,陈启林被同一个村委会的下直村民小组的一阵鞭炮声所吸引。

鞭炮是在下直村名为“花地”的一片土地上燃放的,上百名下直村民正在庆祝这块土地的复耕。经过10多天的施工,这块2005年被刘伟明、张振庆违法填埋的鱼塘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。

与陈启林一样,被吸引过来的还有来自为民村委会沙二小组组长何瑞超、三丫村委会新二村民小组村民代表黎桂洪等。同样的土地问题、同样的上访经历让这几位素不相识的村民成了熟人。

“为什么你们能拿回土地,我们却不能?”带着这样的疑问,陈启林等请教了下直村小组组长李长盛和村民代表李卓超。

“进京上访!”李卓超一语道出了其中的关键。

自2005年4月,村干部将这41亩鱼塘以每亩12万的价格出让给刘伟明、张振庆70年。用于兴建商业住宅后,村民李长盛和李卓超便开始信访讨地。但李长盛5月5日向南方农村报记者反映:“进京信访之前,村小组‘恢复土地原状和赔偿损失’的要求不仅没有达成,就连江门市和蓬江区的信访回复也没有。”

陈启林、何瑞超等人的信访经历让他们对李长盛的话感同身受。陈启林四年前就开始了信访,何瑞超的信访时间也有两年。从下直村的鞭炮声中,陈启林、何瑞超得出了一个结论:“不到北京不行。”

2008年8月初,陈启林等就酝酿到北京上访,后因故作罢。9月19日,经过1个半月的等待后,来自篁湾、三丫、塔岗、为民四个村委会共6个村民小组的10位村民乘飞机从广州飞北京。10人中有3位村干部、5位村民代表以及2位村民,他们此行目的是举报本村土地问题。

十位村民七人被拘2008年9月22日中午12时许,陈启林、何瑞超代表10人走进了国家信访局的接待室。经过3个小时的等待后,陈启林心中有些烦躁,但接访室墙上“欢迎信访”四个大字还是让陈启林感到欣慰。

经过近半个小时的交流后,陈启林、何瑞超递上所有上访材料,拿着信访回复走了出来。“上访这么多年,这次肯定行。”陈启林心中一阵激动。

等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出国家信访局大院的门口后,陈启林发现等候在门外的,除了其他8位村民以外,还有荷塘镇陈茂林副镇长和派出所胡乃西副所长等10余人。

“跟我们走吧,我们等好久了。”陈茂林说道。随即,陈启林等被带到了江门市驻京办事处。

24日上午,陈启林等抵达广州后被带上了一辆中巴,车上几十位身着制服的警察让陈启林觉得事情不妙。但陈启林始终坚信“不会出什么事”,因为自己怀中一直揣着国家信访局的回复。

然而,表明自己“合法信访”的信访回复,并没有让10人免除被拘留的命运。

当日下午,陈启林、何瑞超、李浩林三人被蓬江公安分局以“扰乱社会管理秩序”处以行政拘留10天,李振兴、李普安、李学明三人拘留7日,黎桂洪24小时后释放,李建超、李松盛、魏仕强三人接受询问后被释放。行政处罚书称:我民警于2008年9月24日10时许,在车站抓获五名涉嫌煽动串联、以财务诱使他人信访,扰乱国家机关正常工作秩序的嫌疑人。

“从23日起,一直有人护送我们。蓬江分局怎么能在24日以‘煽动上访’为由抓获我们?”对于蓬江公安分局的处罚,陈启林十分不满:“他们是想要我们不再上访。”

对于陈启林的说法,魏仕强深表赞成:“我是抄了一份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才被释放的。”何瑞超5月5日也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证实,蓬江公安分局也曾要求自己写保证书,但遭到了拒绝。5月8日,蓬江区委常委刘曙光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证实:“三人是在写保证书后被释放的。”

就在陈启林、何瑞超被拘留的同时,李卓超也被蓬江公安分局以“聚众扰乱社会管理秩序”处以行政拘留。10月20日,蓬江公安分局因“不足以提请逮捕”释放了李卓超。

“他们认为我是10位村民进京上访的主要煽动者。”对于蓬江公安分局做法,李卓超表示不解,“我向他们讲上访经历,有什么错?”

上访村民被监视2008年10月4日,经过10天的拘留后,陈启林、何瑞超返回家中。也是从返回家中那一刻起,陈启林的行踪就遭到了村委会治安人员的监视。

“9点,在家;10点,在家……”在村委会治安巡逻大队的登记表上,详细记录着陈启林每天的行踪。据了解,从拘留期满后,先后有多人遭遇不同期限的监视。20天前刚解除监视的黎桂洪,因南方农村报记者的到来再次招来治安人员。4月29日,记者搭乘其兄黎桂潮的摩托前往江门时,村委会的两位治安人员也一直护送到公交车站。

对于村民遭监视的事实,篁湾村支部书记李永春4月29日向记者表示“不能算监视”。镇纪委李书记认为“只是了解上访者的动向”。

“事实上,他们不仅监视我们,还限制我们的行动自由。”陈启林还向记者透露了治安人员截访的情况。

3月10日早上8时许,陈启林等5人包了一台面包车,准备到广东省人民政府反映村民被拘留的情况。但车刚从村小组开出2分钟就遭到了拦截,陈启林等只得放弃信访。

对于村民被拦截的情况,镇纪委李书记向南方农村报记者称“区政府要求派车带村民上访”。对于李书记的说法,刘曙光给予了证实:“我们带他们去,他们既可以省钱,还不会闹访。”

 
上一篇:村干部派出所偷印材料 信访件落入被举报人手中
下一篇:晋城煤企国资流失缘于“引狼入室”
 相关文章
·1人惨死45人因骚乱被捕 巴萨球迷狂欢酿悲剧 ·国内美女女仆装骂姚黑:40分打你们一个嘴巴
·美媒预测五大交易:麦蒂转战丹佛 斯通加盟纽约 ·姚明首次暗示可能跳出合同:续约或留下都难决定
·刘嘉玲伟仔结婚10个月不孕 为试管婴儿闹分居 ·美国失业率飙升凸显经济衰退加剧
·罗马尼亚一男子恐甲型H1N1流感自杀 ·美国甲型流感确诊数仅冰山一角
 协会刊物
   测试刊物
   ebf02042d688476cdccd350590098938
 热点新闻
刘嘉玲伟仔结婚10个月不孕 为试
村干部派出所偷印材料 信访件落
晋城合资煤企国资流失严重 外方
徐兆澜:巴东直说邓玉娇是疯子
美军方与巴基斯坦共享军事侦察
世界卫生组织:甲型流感病例增
在伊朗获释美国女记者离开伊朗
罗马尼亚一男子恐甲型H1N1流感
 专题报道
网站地图 | 网站招聘 | 协会地图 | 会员中心使用说明 | 会员手册 | 会员服务条款 |
Copyright © 广东省公共安全技术防范协会 版权所有  传真:020-87322455 邮编:510663  
  电话:020-87323588、87322488、87322938  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天河软件园智慧城核心区软件路11号孵化二期D栋四楼
粤ICP备09002782号
入会咨询入会咨询 资质认证资质认证 媒体合作媒体合作